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 正文

《世界舞蹈语法的拓展者——张继钢》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10-17

《世界语法的拓展者——张继钢》 (一) 张晓春导演 我并不认识张继刚,写这篇文章,实在是源于我太喜欢。 年轻是我也曾在中学(唐山十中)跳过舞,顾一直割舍不掉对的钟爱。 顺便说一句:我并不太喜欢看女人跳舞,因为在我看来,跳舞、跳舞,主要是跳,而女人往往跳的伊始便是下沉的起点。 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我异常喜欢跳起后腾空的一霎那。专业用语:空中滞留。在那一刻,你克服了地球的引力,有一种上帝般的感觉。 关于张继刚的艺术成就,我在这里叙述等于浪费网友的生命,地球人都知道。 我以为,张继刚对语法的拓展有三点: 一、 人类悲喜感的植入。 二、 老庄审美的进入。 三、 的戏剧文学化。 用表现人类情感的喜、怒、惊、恐、悲是本体发展的初衷。 《礼记·乐记》:“言之不足故长言之;长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我原来在不同的文章里反复说过:任何艺术作品的终极目地都是为了表达、发现人类日异复杂和丰富的情感世界。 把人类情感的喜、怒、惊、恐、悲表现了几千年,但悲喜感却是人类进化到近代才‘丰富’出的一种情感。 什么是悲喜感?简言之:让你又哭又笑。 我们可以回想一下,世界各民族的无非是表现喜、怒、惊、恐、悲。 张继刚的这种拓展是在他一个并不太引人注目的创作中出现的: 《一个扭秧歌的人》 表现了一个扭秧歌的民间艺人,年轻、中年、老年、暮年、死亡的整个生命历程,也是他生命的全部历程。 我们从这一个舞者的生命历程中: 看到了年轻的冲动、旺盛。 看到了中年的稳重、豪迈。 看到了老年的诙谐、幽默。 看到了暮年的宽容、大度。 最后: 看到了舞者面对死亡的从容、镇定、诙谐、幽默。 最后: 你流着泪、你笑着看着他 眼看着一个生命在你的面前渐渐地、渐渐的消失! 然而! 他的学生 一大群新舞者继续了他的! 延续了他的生命! 我们祝贺张继刚: 以一个中国人的发现,拓展了世界的语法! (另外两点,以后再续) 2009-11-15北京


QQ代刷网 https://52ltfw.com/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