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泉日报社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生活>>正文

天正哭着,我笑了

2020-01-07 06:50:02 字号:
     四月十七日这晚,我望着生日蛋糕蜡烛上那跳动火光,思绪不禁飘回了六年前的那个四月十七……。
     那天的天空没有了往时湛蓝的笑容,是灰蒙蒙的,因为正下着雨。
     我的心也是灰蒙蒙的。
     抬头用无神的眼看看钟,锛偘说愣嗔恕紓我自言自语着。妈妈还没有回来呢。我用极粗鲁地动作大开电视,用力地按着摇控气,从这频道调到那个频道,又从那个频道调到这个频道……这摇控器似乎与我做起对来,很不听话,心情本来不好的我一下子把它甩在沙发上,发出一声沉闷地声响。。
     我又望了望钟,“呵!都快九点了!”
     “铃……”电话响了。
     “喂?”我抓起电话筒,没好气的问。
     “彦子,是你吗?”话筒的另一边传来妈妈的声音。
     “妈妈?嗯……啥事儿?”我说。
     “彦子啊,今天晚上妈妈要加班,生日来不及跟你过了,冰箱里头有些好吃的,自己拿出来吃啊,别饿着自己,还有……”
     “啪!”我一声不吭就挂了电话。“妈妈那边应该在大叫我吧,哼。”心中顿时充满了恶毒的愉快,但没多久心情又降到了低谷。
     我想着跟我同一天生日端琳明天一定会跟我说她家的那个热闹的生日PARTY,专门为她一个人办的。
     而我呢?
     只不过在独自一人看电视而已。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啊,我冰箱拿出一瓶汽水自斟自酌,桌上摆着花生米,糖果,显眼处还有一快蛋糕。“彦子,来,吹蜡烛!”妈妈爸爸的声音回响在我耳边,我捂了捂耳朵,不想在听到这令人反感的声音。
     “也好,很自由!”我干笑了几声。
     不知不觉,眼泪掉了下来。“干什么,”我对自己说“有什么好哭的?!”
     “呜……”不直何时,泪已湿满襟。
     这回想不哭也不行了,两行泪“哇”一声流了下来,打在我的手上。
     我捂着嘴强忍着不发出声儿,抽泣起来。
     用打着哆嗦的手去切蛋糕,刚要下刀,一阵钥匙孔转动的声音,我擦干泪抬头望望,妈妈正捧着一只小狗玩具向我走来,说:“彦子!”
     “妈妈!”心中一阵快乐的跳动,我扑在了妈妈的怀里。
     “哎!”妈妈应着。
     “哈哈哈哈……”
     老天正哭着,可我笑了。
相关阅读:
众红平台 www.2008buy.com